<nav id="4w4wq"><code id="4w4wq"></code></nav>
  • <xmp id="4w4wq">
  • <menu id="4w4wq"><strong id="4w4wq"></strong></menu>
    <menu id="4w4wq"><tt id="4w4wq"></tt></menu>
  • <menu id="4w4wq"></menu>
  • 廣安門記

    • 2022-05-06 14:45:00
    • 北京日報

    肖復興

    從前門坐5路公共汽車,廣安門是終點站。小時候是這樣?,F在,還是5路車,從前門坐車,但終點站不是廣安門,一直要拐到菜戶營,離廣安門老遠了。小時候,下了車,出廣安門,就是一片田地。當然,再早些年間,常見到出入這里的,是風塵仆仆從關外進城來的駱駝。

    廣安門,是城鄉一道醒目的分界線。

    廣安門和廣渠門東西遙遙相對,是北京外城的門戶。但是,廣安門要比廣渠門氣派,是仿照中軸線南端永定門的規格建的,重檐歇山式,綠色琉璃瓦頂,不僅高,還有甕城。因為以前它是金中都的所在地,是金城的正西門。它的地理位置,在京城所有外城城門里,可以與前門比肩的;在歷史的坐標系上,它比前門還要悠久。明清兩代,它是外省人進出北京的唯一城門,門前的廣安門大街,也就是現在的兩廣大街西段,石板鋪道。這樣的石板大道,在當年只有京城的中軸線上,前門大街從前門到永定門的這一段,才是如此,除此再無第三條石板大道。這足可見廣安門的不同凡響。

    我的生母于1952年病逝,埋葬在廣安門外的田野里。每年清明,父親帶著我和弟弟給母親上墳,那時,廣安門的巍巍城樓還在。我父親管它叫彰義門,有些老北京人自得的意思,就好像如今有老人,總管廣渠門叫沙窩門一樣,然后,帶有幾分鄙夷的口氣說一句:現在的年輕人,只知道沙窩蘿卜了。

    那時,廣安門城樓顯得孤零零的,很有些寂寞。出了廣安門,就沒有公共汽車了,父親領著我和弟弟要走老遠,走到田邊,沿著田間的小路,再往前走老遠,才能走到母親的墳前。留給我印象最深的,是剛到就看見父親從衣袋里掏出兩頁紙,撲通一下跪在了墳前。父親突然矮下半截的這個舉動,把我嚇了一跳。然后,對著母親的墳頭,父親把紙上密密麻麻的字磨磨叨叨地念上老半天,聽不清念的什么,只見他一邊念一邊已經是淚水縱橫了。念完這兩頁紙后,父親掏出火柴盒,劃著一根火柴,點燃這兩頁紙。很快,紙就變成了一股黑煙,在母親的墳前繚繞,最后在母親的墳前落下一團白灰,像父親一樣匍匐在墓碑前。

    墳地旁不遠有一條小溪,里面有很多搖著小尾巴的蝌蚪。那時候,我實在太不懂事,吃涼不管酸,只盼望著父親趕快把那兩頁紙念完,把紙燒完,我和弟弟就可以去小溪邊捉蝌蚪了。

    1963年秋天,我讀高一,到農村勞動,去的地方在廣安門外,不知道是不是就在母親墳地的附近,或者不是,或者比那里更遠?勞動沒幾天,我突然腹瀉不止,高燒不退,嚇壞了老師,立刻派人送我回家。派誰呢?天已經漸漸黑了下來,出了村,四周是一片荒郊野地,聽說還有狼。老朱說我去送吧!老朱是我同班的同學,之所以大家都叫他老朱,是因為他留著兩撇挺濃挺黑的小胡子,顯得比我們要大,要成熟。他是我們班的團支部書記,主持開支部大會,頗有學生干部的樣子,很是老成持重。

    老朱趕來一輛毛驢車,扶我坐在上面,揚鞭趕車出了村。那是他生平第一次趕毛驢車,十幾里鄉村土路,就在他的鞭下,顛簸著在毛驢車的輪下如流逝去。幸虧那頭小毛驢還算聽話,路顯得好走許多。只是,天說黑一下子就黑了下來,四周沒有一盞燈,只有星星在天上一閃一閃的,一彎奶黃色的彎月如鉤,沒有了在天文館里見到的星空那樣迷人,真覺得有些害怕,尤其怕突然會從哪兒竄出條狼。

    一路上,我的肚子疼得很,不時要跳下車來跑到路邊竄稀,沒有一點力氣說話,只看他趕著車往前走,也不說話,我知道他和我一樣也有些怕,前不著村后不著店的,我們像被罩在一口黑洞洞的大鍋底下,再怎么給自己壯膽,也覺得瘆得慌。直到終于看見隱隱約約的燈火閃爍時,我倆才舒了一口氣??粗懊婊椟S的路燈,知道是廣安門了。找到5路公共汽車站,老朱把我送上車,向我揮揮手,趕著他的小毛驢車往回走。那時候,毛驢車和大汽車就是這樣的和平共處。

    我不知道老朱獨自一人趕著那輛小毛驢車,是怎樣回村的?可以想象荒郊野外,秋風瑟瑟,夜路蜿蜒,夜霧彌漫,不是那么容易走的。

    1974年春天,我從北大荒調回北京,在一所中學當老師。學校在郊區,乘坐公共汽車,要倒車,還要兜一個圈子,上班不方便,還費時間。那時候,姐姐一家在呼和浩特,她和姐夫都是上世紀50年代初期到內蒙古修建京包線鐵路時去的。姐夫有一輛自行車,小時候,我去呼和浩特看姐姐時,他騎著這輛新買來的車馱著我滿城轉;大點兒以后,我會騎車了,騎過這輛車玩。記得很清楚,海燕牌,二八型,磨電燈,線兒閘,比飛鴿牌的要輕巧。

    姐夫來信告訴我,自行車給你火車托運過去了,注意收一下。我很過意不去,對姐夫說,把車給我,您怎么上班呀?那時候,自行車屬于三大件之一(另兩件是手表和縫紉機),是緊缺商品,憑票才能買到。姐夫說:我上班離家近,走著去就行。你上班遠!

    自行車托運到了北京,接到貨運單一看,到廣安門火車貨運站取。還是坐5路公共汽車,到廣安門下車,出了廣安門(1956年前后,城門就被拆掉了,城外蓋起一片片的房子,有民居,有商店,有飯館,很熱鬧,煙火氣很濃,已經看不到農田了)沒多遠,貨運站就在馬路的南邊,但也找了好大一會兒,它不在路邊,要沿著一條胡同往南又往西拐了幾道彎兒,才找到。怪不得以前來廣安門,從來沒有注意到這里還有個那么大的貨運站。

    前些年,一個同學喬遷新居,搬到廣安門外,新居就在新建不久的國家話劇院劇場的西邊。出廣安門,我都不認識了,一路燈火輝煌,一派都市景象。同學住的新樓四周,更是繁華盛景,高樓林立,很多路線的公交車來回穿梭,四通八達。很難想象,如果是以前,在這里建一個劇院,為看一場戲,人們得出城跑很遠的路,怎么可能呀。

    如今,廣安門內外變化太大了。護城河沿岸,建成了帶狀的濱河公園。春天時,花紅柳綠,附近來這里休閑散步的人很多。前幾年,在濱河公園的廣場中央,還新建了一座青銅紀念碑,叫做北京建都紀念闕。在北京,紀念碑有好多,但叫紀念闕的,這大概是唯一的一座。上溯歷史,燕國滅薊,便是在北京地區建的都城。如果從金朝在這里建立中都算,也有800多年的歷史了,如今建這座紀念闕的地方,就是當年金中都大安殿的所在地。在此建這樣一個紀念闕,也是建得其所,可以讓人們在此懷思古之幽情。近千年的歲月,并未逝者如斯,有了紀念闕,便可觸可摸了。

    都說是滄海桑田,廣安門的城樓要是健在,就是位滄桑老人。它是最清楚不過的證人,可以為這座老城出具一份最清晰翔實的證言。如今,這座紀念闕,是它的魂靈化身吧。

    • 編輯:張曉芳
    原創聲明:本文是北京旅游網原創文章,其最終版權仍歸北京旅游網所有,轉載請注明來自北京旅游網

    征文啟事

    為能讓網友分享自己美好旅途,記錄旅途美好回憶,北京旅游網特面向全球網友公開征集文旅類稿件。范圍涵括吃喝玩樂游購娛展演等屬于文旅范疇的內容均可,形式圖文、視頻均可。

    稿件必須原創。稿件一經采用,即有機會獲得景區門票、精美禮品,更有機會參與北京旅游網年終盛典活動。

    投稿郵箱:tougao@visitbeijing.com.cn

    咨詢QQ:490768046

    更多北京旅游攻略

      北京旅游網京ICP備17049735號-1京公網安備 11010502035003號

      版權所有:北京市文化和旅游局宣傳中心(北京市旅游運行監測中心)

      杨门女将婬乱小说,好爽受不了了要高潮在线,vr免费无码AV片在线观看
      <nav id="4w4wq"><code id="4w4wq"></code></nav>
    • <xmp id="4w4wq">
    • <menu id="4w4wq"><strong id="4w4wq"></strong></menu>
      <menu id="4w4wq"><tt id="4w4wq"></tt></menu>
    • <menu id="4w4wq"></menu>